孩子的未來,碗中的現在 [下] 食育+環教=開創校園午餐無限可能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在 二, 2012-06-05 13:16 發表
原文網址:http://we-report.org/node/179/report


img_8744small

前言:「校園午餐,又被驗出多種農藥、禁藥殘留!」「校園午餐CAS肉品,驗出動物禁藥!」「校園午餐採購,爆發校長受賄弊案!」 「國內的食品中毒受害者當中,每2人就有1人是學生。」「校園午餐成為國內食品安全衛生管理令人擔憂的黑洞!」校園營養午餐近日頻頻爆出問題,其實,這些現象皆存在已久。

上下游新聞市集「孩子的未來,碗中的現在」調查報導(上篇)提出在台灣改善校園午餐之食品安全管理、推動食農教育的迫切性;本文(下篇)深入採訪台南、溪洲、新竹、台東、雲林五地積極改善現狀的個案,呈現學校如何將食育、農事體驗、環境生態教育,融入學童的飲食與教育之中,農業與教育單位又如何攜手合作,導入地產地銷、友善食材,進一步支持在地經濟。「孩子的未來,就在碗中的現在!」校園午餐不僅僅是國民健康與食品營養的議題,更可積極結合有機農業、地產地消、節能減碳與公平貿易等訴求與目標。我們需要一場校園午餐的寧靜革命,邀請大家一起加入,推動這一場校園午餐改革的公民行動。


報導/ 上下游新聞市集 汪文豪

「只有健全的食育,其他五育:德智體群美,才能健全發展!」營養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金惠民強調校園午餐在食育中扮演的角色,對五育發展的重要性。

不過,從去年爆發一連串校園午餐採購弊案與食品安全爭議,教育部僅將改革重點放在修改招標方式,避免採購弊案再度發生。遇到最近的油電雙漲造成物價上揚,也消極地要求團膳業者不得漲午餐費,必須共體時艱。

在許多人眼裡,校園午餐似乎只是價格與安全問題,少了洞悉食物背後,人與土地的情感連結,也缺乏對環境永續的願景想像。

然而在國外,校園午餐不僅僅是國民健康與食品營養的議題,更結合了有機農業、地產地消、節能減碳與公平貿易等訴求與目標。

舉例來說,臨近的日本已將校園午餐作為「飲食教育」的一環,做為促進國民健康、食品安全、糧食自主與傳承農業文化重要依據。

遠在北歐的瑞典城市馬爾默,為了發展「永續城市」,2012年要求各級學校全面供應有機午餐,做為達成2020年溫室氣體減量40%的方法之一。

在義大利的羅馬與塞蒂莫托里內塞(Settimo Torinese)都會區,地方政府更鼓勵包括校園午餐在內的公共餐廳,採購符合公平貿易(Fair Trade)精神的產品。她們的經驗也被全球最大的地方政府環境保護永續發展組織「國際地方政府環境行動理事會(ICLEI –Local Governments for Sustainability)」所傳頌與仿傚。

雖然國內的校園午餐改革,牛步前行,但已經有地方政府與民間團體採取行動,賦予校園午餐更多積極的意義。上下游新聞市集特別從政策制訂、教育、農業與社會等層面,介紹國內幾個積極推動校園午餐革新的案例,希望藉此突顯校園午餐的改革,並非遙不可及。


img_5425small

上圖/ 孩子的未來,就在碗中的現在--校園午餐不僅要讓孩子吃安心,更可積極結合有機農業、地產地消、節能減碳與公平貿易

全國第一  台南市制訂營養午餐自治條例

「自101學年度開始,台南市所屬各級學校每年午餐食譜以在地當令食材設計為原則,每年在地食材之採購量須達總採購量10%以上。」

以上是《台南市所屬各級學校學生午餐推廣在地食材計畫》提到台南市對校園午餐內涵的具體目標,而這項推廣計畫,則來自「台南市學校午餐自治條例」草案。這是國內首度有地方政府明確以自治條例的立法方式,具體訂出校園午餐使用在地食材的比例,是非常具有企圖心與前瞻性的政策。

一般人對於校園午餐業務,認為這只是教育單位的事,也只關心食材是否便宜與安全。但台南市制訂「學校午餐自治條例」草案背後,可以看到地方公務人員決心把「食育」與「環境教育」精神納入校園午餐內涵,嘗試從孩子碗中出發,打破行政單位間的藩籬,為將來的主人翁打造一個永續發展的城市。

台南市長賴清德今年五月初主持市政會議,通過教育局體育保健科所提的「台南市學校午餐自治條例」草案,將食品安全、低碳飲食、資源回收、在地食材產銷及飲食禮儀等概念融入校園午餐。

規劃「學校午餐自治條例」草案的台南市教育局體育保健科長吳國?說,台南市目前共有281所中小學及分校,每日供應約16萬學童午餐,其中約八成是自設廚房,只有兩成是團膳業者供應。市長賴清德出身醫師,上任後剛好爆發一連串食品安全的爭議,如三聚氰胺、塑化劑、瘦肉精與校園午餐中毒事件,再加上新北市爆發校園午餐弊案,因此非常關注台南市的校園午餐改革。

此外,台南市成為環保署遴選的「低碳示範城市」,其中「降低食物里程」是台南市環保局所楬櫫的減碳方式之一。因此台南市的校園午餐改革,除了強調食材的安全,更多了「地產地消」的理念。

從「同心圓」出發的校園午餐製作

新出爐的台南市「學校午餐自治條例」草案條文當中,最特別的是依照「同心圓」精神,訂出校園午餐的食材採購原則。

賴清德解釋,同心圓精神就是以學校為圓心,相當距離為半徑,畫出一個圓形區域,學校則優先採用圓形區域內生產的食材。如果區域內生產的食材不足,或不適合製作午餐,再向外擴延至臨近地區尋找食材。

img_5512small

上圖/ 校園午餐落實「地產地消」需農民、產銷團體、學校三方面的通力合作

他以台南市柳營區學校為例,校園午餐若能使用柳營當地食材最佳,如果在地缺乏所需食材,再向外擴張至鹽水、新營,甚至大新營地區採購,期望每所學校都能在最近的距離,取得所需食材。

台南市教育局體育保健科長吳國?說,目前台南的校園午餐食材採購採行公開招標,得標業者將本求利,大部分都到大宗蔬菜的集散地,例如彰化溪湖或台北的果菜批發市場採購食材。

因為招標制度,讓當地孩子無法透過校園午餐直接享用在地農民生產的食材。吳國?舉例,許多台南地區生產的農產品,反而得先運到彰化溪湖或台北的果菜批發市場拍賣,再由業者採購運回台南。食物里程一來一往,不但影響鮮度,也大幅增加碳排放。

看到這樣的情形,屏東農專(今屏東科技大學)畜牧系畢業、曾在牧場工作而有農事經驗的吳國?,從支持在地農業的角度規劃「學校午餐自治條例」,並協助台南市長賴清德與全市國中小校長、團膳業者與農產品供應商座談,宣示各級學校午餐食譜以在地當令食材為原則,每年在地食材之採購量須達總採購量10%。

10%看上去很簡單,落實起來卻是挑戰,因為需要農民、產銷團體與學校的三方面配合,地產地消才可能實現。

以蔬果供應來說,台南市國中小一年需要多少數量?農民在契作過程中如何確保得到應有的利潤,不會受到市場價格波動影響而出現「果賤傷農」?農產品如何確保用藥安全?學校放寒暑假時,農民無法停止生產,農產品該如何處理?校園午餐的食物里程與減碳效果如何計算?種種問題與挑戰,都需要教育、農業、衛生與環保單位跨局處合作。吳國?說,推動校園午餐食材地產地消的第一步,將優先推動在地食材的認證,鼓勵團膳業者與食材供應商優先選購台南地區生產的農漁畜產品;第二步則鼓勵產銷團體與農民契作,以保證價格收購,同時控管食材的安全。

除了希望提升校園午餐地產地消的比例,朝低碳城市邁進,台南市「學校午餐自治條例」還強調食育的重要性。自治條例第三條即明訂校園午餐應落實下列教育目的:一、攝取均衡之營養,維持身心之健康;二、深植正確之飲食習慣;三、養成對生命及自然之尊重精神,建立環境保護意識;四、加深對於餐食提供者之敬意;五、理解國家及地區之飲食文化。

台南市長賴清德表示,校園午餐不僅只是單純「吃」的議題,背後其實涵蓋了農業生產、食品管理、餐飲健康、資源認知、文化教養等營養教育與行政管理等事項,因此辦理校園午餐應是興利與防弊並重,統合食品安全(衛生)、低碳飲食資源回收(環保與健康)、在地食材產銷(農業)及飲食禮儀(文化)等領域,讓學校在提供學童健康午餐同時,也能落實食育與環境教育的理念。

「芬蘭是全世界第一個以立法保障學童在校午餐的國家,鄰近的日本也早已制定『學校給食法』,將學校給食制度法制化,」賴清德指出,賦予校園午餐多元功能與法制化已是世界潮流,未來他將積極向市議會爭取通過「學校午餐自治條例」草案,及早讓食育真正落實到校園。

 

找回食物真原味  溪州托兒所的在地食材計畫

「唉唷,怎麼早、午餐都是餅乾、沙其瑪、保久乳、香腸等,加工製品這麼多,青菜這麼少?」農村觀察作家吳音寧回憶去年3月接任彰化縣溪州鄉公所主任秘書時,花了半年的時間走訪鄉內公立托兒所營養午餐的內容,對於以加工製品為主的菜色,搖頭不已。

 
img_4985small
上圖/ 溪洲鄉公所揚棄低價搶標制度,推動「托兒所在地食材供應計畫」提升食材品質

她接著說:「你知道嗎?那種餅乾,就是我們在夜市攤販看到的那種散裝品。還有我們到中央廚房,看到青菜都已泛黃,有的看上去還爛爛的。這些怎麼可以給我們的孩子吃呢?而且品質這麼差的食材竟然可以通過驗收!」

看到托兒所餐點的食材品質與監督竟如此不堪,又見到眼神真摯的孩子,每逢早、午餐與下午點心時間,就認真與認命地舀著碗裡對健康無益的加工食物,吳音寧心想,即使身處公部門的最基層,一定要改革當前營養午餐的陋習。

因此,當鄉公所與先前的食材供應商合約到期,吳音寧立即向新任鄉長黃盛祿爭取,將「地產地消」的觀念融入營養午餐,並於去年二月啟動「托兒所在地食材供應計畫」。

溪州鄉公所推動「托兒所在地食材供應計畫」,是國內第一個強調營養午餐使用在地食材的政府公部門。這些在地食材的來源,包括贏得溪州鄉冠軍米頭銜的「真珠米」、溪州鄉當地農民生產的蔬菜瓜果、當地業者製作的手工麵線與豆腐,以及校園橫跨彰化縣埤頭、溪州兩鄉的明道大學有機農場相關農畜產品等。

現在到溪州鄉公立托兒所實際走一遭,發現孩子們的營養午餐是吃糙米加白米飯,三菜一湯使用的食材均是有機或無毒栽培的青菜,所使用的雞蛋也是在市場價格不斐的「紅仁蛋」。全溪州鄉10間公立托兒所250位小朋友,可以享用村頭厝邊鄰居伯伯阿姨種植的新鮮農作物與食物,再也不必與食品添加物充斥的加工製品為伍。
 

img_4948small

上圖/ 溪洲在地農友為村頭厝尾的孩子們生產食物,特別仔細用心

當營養午餐食品安全議題與校園採購弊案如許多未爆地雷,溪州鄉公所究竟如何拆除地雷引信,將「地產地消」結合營養午餐的食材,提升採購來源的透明度,也改善孩子用餐的品質?

一、揚棄低價搶標制度,從食物價值出發

「首要先改變食材只是商品的思維,揚棄使用政府採購法『價格標』,才能擺脫廠商以低價搶標食材供應的惡習,」吳音寧說,她觀察先前食材供應商得標的價格,每天每名孩童的托兒所早、午餐與點心食材費,僅有新台幣26元,難怪加工食物這麼多,因為加工食物成本最便宜。

但是,從最低價得標的「價格標」,改為以評選食材來源、品質的「最有利標」,這個看似簡單的過程,在公務機關就是一項極花費心力的改變。

「當我們向縣政府報備改變招標方式,就受到政風單位的關切,質疑為何要改變長期慣用的價格標,」吳音寧指出,對業務承辦人員來說,用最低標的方式決標,既簡單安全,又不會惹禍上身。因此做出改變的公務人員,除了清廉,更需要非常勇於擔當。

二、打破中央廚房壟斷,找回從產地到餐桌的透明

溪州鄉啟動「托兒所在地食材供應計畫」至今,雖然食材要完全落實「地產地消」,與理想目標有段距離,每人每日35元的食材採購價格,運作上也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但仍有一些不錯的成果。

除了托兒所餐點的食材品質提升,參與在地食材供應計畫的農民或加工業者,知道產品是提供給村頭厝尾的孩子食用,生產時會特別仔細與用心。而孩子們除了知道自己碗中的食物是鄰居伯伯阿姨種的,懂得感恩,藉由校外教學的行程實際到農場參觀與體驗,更拉近與土地的距離。

「過去統一由中央廚房供餐,我們不知道食材的來源與品質,只見成本低廉的加工食品充斥。低價競標的制度下,更有許多見不得光的藏污納垢,」吳音寧說,藉由找尋在地食材供應行動,配合托兒所廚媽的把關,以及飲食教育的結合,才是真正落實從產地到餐桌的透明,為孩子找回碗中的自主權。

 

新竹117校園聯盟:有機午餐的嘴巴革命

新竹縣市有一條編號117的公路,連接最繁華的新竹市區與西北沿海的偏鄉:湖口與新豐。雖然是偏鄉,但117號公路末端有三個小學校長組成校園有機營養午餐聯盟,每個星期的五天當中,有兩天可以供應學童有機午餐。

這三所小學分別是:湖口鄉和興國小、新豐鄉福龍國小與福興國小。它們都剛好座落在117號公路末端方圓三公里的範圍內,距離新竹縣市的精華區甚遠,也在所屬鄉鎮的邊陲。

117lian_xian_

上圖/ 和興國小吳柚校長(左三)結合福龍、福星國小,組成117校園有機營養午餐聯盟

但這三所新竹縣邊陲的小學校,卻因為有機營養午餐聲名遠播,不但有家長放棄市區小學而帶孩子前來就讀,連位於精華區的竹北市,都有國小家長打電話詢問如何才能讓孩子所就讀的學校也開辦有機營養午餐。

從午餐開始  在校園種下有機種子

117號公路上最早推動有機營養午餐的學校是湖口鄉和興國小,他們五年多前接受財團法人生物科技開發中心副研究員吳美貌輔導,跨出有機餐的第一步。吳美貌因個人健康關係,重視食材的有機,以其專長於生物科技的經驗,協助桃園縣復興鄉與新竹縣尖石鄉等地的原住民部落種植有機蔬菜,並希望藉此活絡原鄉經濟。

為了幫有機蔬菜找通路,吳美貌想到校園營養午餐若能採用有機食材,不但可以讓孩子吃得健康安心,原鄉農民也能有穩定的經濟來源,更有意願從事有機生產。基於「地產地消」與「縮短食物里程」的理念,吳美貌優先找新竹地區的學校合作。其中,和興國小校長吳柚配合意願最高。

吳柚說,她本身是新豐鄉的農家子弟出身,許多務農的親戚因長期使用農藥中毒而罹癌,因此她對食材的有機與安全特別重視。因此當她聽到吳美貌的構想,毫不考慮就答應配合。

不過推動有機營養午餐並非一蹴可幾,吳柚除了與校內教師溝通,更趁著舉辦家長日的機會邀請吳美貌與家長座談。剛開始老一輩的農民家長聽到學校要給孩子吃有機餐,抱著質疑的眼光,以個人經驗認為種菜不噴農藥,怎麼可能種得起來。但一些年輕的家長卻非常認同,甚至許多媽媽在座談結束後,還圍著吳美貌請教,表示回家後也要試著種有機菜。

從那時開始,有機的種子在校園內,不只從營養午餐開始,教師開始規劃食物教育的課程,將公平貿易、食物里程、有機農業與環境的概念融入,也在校園裡開闢菜園與堆肥場,以實作的方式帶孩子體驗。在校外,年輕的務農家長在自己的田裡逐步轉型有機栽種,不使用化學農藥。

鄰近學校響應  吃有機支持原鄉經濟

和興國小的行動,也帶動臨近的新豐鄉福興國小與福龍國小響應。

福興國小是於2008年加入。校長廖經華原本在尖石鄉石磊國小服務,在原住民部落擔任校長期間,廖經華親身觀察到原鄉農民用心種植有機蔬菜,卻面臨產銷的困境。因此當他調任福興國小後,知道和興國小營養午餐的有機蔬菜,來自石磊國小的家長所種植,也毫不遲疑地加入有機營養午餐的行列。
廖經華說,以前部落農民迫於生計,習慣採用化學農藥與肥料的慣行農法,經過多年努力,好不容易轉型有機。校園營養午餐的食材若能使用原鄉農民種植的有機蔬菜,不但可以支持部落經濟,鼓勵農民持續朝有機的方式栽種,對於學童與老師的健康都有正面幫助。

img_5495small
上圖/ 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負責校園午餐的有機食材集運配送,同時也支持了原鄉經濟

因為三校的經驗交流與合作,每周二、五兩天的校園有機日,負責有機食材集運的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的物流車就會滿載著來自新竹、桃園、花東、南投與嘉義等地原鄉部落生產的有機與健康食材配送。

走進學校廚房,可見有機午餐使用的雞蛋是蛋黃偏向橘紅色的「紅仁蛋」。主食所使用的,是價格比一般廉價白米貴三倍的有機十穀米。綠色青菜雖有蟲蛀痕跡,但是保證健康無毒與友善土地。有機豆芽外觀瘦長,但口感清脆實在。肉品則使用來自花蓮的網室健康豬肉。

和興國小家長會副會長王國忠說,有機蔬菜吃起來比較清脆實在,營養均衡。因為和興推動有機午餐的成果不錯,因此他當初替孩子選擇學校就讀時,決定捨市區學校而就讀和興。

綠色陣線協會執行長吳東傑指出,推動校園有機午餐的真義,不僅只是讓小朋友都能享有真正「營養」的午餐,甚至觸及公平貿易、食物里程、有機農業與支持原鄉經濟等課題。透過一系列觀念溝通與「零廚餘」的教育宣導,我們的孩子才會真正關心土地,體驗食物價值與不浪費。和興、福龍與福興國小合作的案例,很值得其他學校以及教育、農政單位參考。

 

台東成功農會  撐起偏鄉學童的營養需求

談起校園午餐,都會區家長關注的是食材是否安全,菜色是否好吃。但對於許多偏遠地區國中小來說,除了安全,「有沒有得吃」,更被關注。台東縣成功鎮農會2006年開始,陸續扛起成功鎮、長濱鄉與東河鄉北區的校園午餐供應,除填補偏鄉孩童的午餐需求,也與老農民契作種植蔬菜,達到活化休耕農地、活絡農村經濟與減少食物里程的多贏局面。

img_9817small

上圖/ 台東縣成功鎮農會承接長濱鄉、成功鎮、東河鄉的校園午餐,為偏鄉孩童的食育健康努力

翻開地圖,長濱鄉、成功鎮與東河鄉緊臨著太平洋,位於南北狹長的台東縣最北邊,除了靠省道台11線公路對外聯絡,沒有其他更快速便捷的交通運輸工具。從成功市區到台東市果菜批發市場,來回車程就超過100公里,從成功市區再配送食材到不同地區的偏遠學校,加起來又超過100公里,導致物流成本非常高,壓縮採購食材的空間。

受到汽油與原物料價格上漲,業者認為無利可圖,紛紛退出供應偏遠地區校園午餐的市場。即使台東縣政府改採聯合招標希望提升規模經濟,仍缺乏業者問津而屢屢流標。成功鎮農會基於照顧在地農民子弟,決定即使虧本,也要扛起這吃力不討好的校園午餐業務。

被問起明知賠本,為何還要承接成功三鄉鎮校園午餐的業務?成功鎮農會總幹事吳全德不禁回憶起六年多前,一個令他難忘的印象。

「記得某日清晨出外運動,途經部落一所小學,看到發財車載著一箱豬肉與青菜,隨便丟在校門口就離開。車輛沒有冷藏設備,食材也沒有包裝就曝曬在外,有沒有被貓狗咬過都不知道,」吳全德說,務農的人對食材都有一種好奇心與敏感度。當時他看到青菜快爛了,豬肉的顏色也不太對勁,既驚訝也不滿為何偏鄉學童吃得比較差。

「伊攏係咱農民的子弟吶!」吳全德表示,鄉下隔代教養很普遍,農會超市曾發生孩子偷東西吃,只因肚子餓貧窮買不起。對孩子來說,校園午餐可能是一天當中最重要的營養來源。因此出於照顧農民子弟與發揮農會的社會責任,即使有員工認為此舉會賠本反對,吳全德還是要求員工承接成功三鄉鎮的校園午餐業務,希望用在地農會的力量,讓偏鄉學童吃得飽,也吃得健康。

農會的社會使命:扛起偏鄉孩童的食育健康

雖然成功三鄉鎮國中小午餐費平均每餐37元,較果菜批發市場所在地的台東市多2~6元不等,但扣掉雇用廚工與長途冷藏物流等必要支出,僅剩約20元可用於食材採購。邱欽聖說,除了水產品,成功鎮日常生活的農畜產品大部分依賴到台東市購買,加上遇到原物料價格上漲,吳全德記得農會剛承接校園午餐業務的第一個月就賠了10萬元,第一年更是慘澹經營。

為了降低食材取得成本,除了水果、畜產品、食用油與調味料等項目結合既有的農會超市通路共同採購,生鮮蔬菜的部分,由農會與在地農民契作,根據校園午餐的食材需求,進行計畫生產。

邱欽聖說,這20元要負擔三菜一湯一水果的食材成本,的確很辛苦。因此蔬菜的供應,由農會供銷部與推廣股合作輔導鎮內農民組成產銷班,契作種植校園午餐所需的蔬菜。由於校園午餐合約規定每天供應的蔬菜種類不能相同,為滿足少量多樣的需求,農會會根據供應時程,安排不同農民同時間種植不同蔬菜。

地產地銷的雙贏:孩子吃得安全  活絡農村經濟

目前成功鎮農會已輔導農民成立三個蔬菜產銷班,班員共有15人,平均年齡都在60歲以上。邱欽聖說,自組蔬菜產銷班供應在地校園午餐的好處非常多。第一,在地生產蔬菜比起遠到60公里外的台東市果菜批發市場採購,不但平均成本節省了兩成左右,也大幅縮短食物里程,符合節能減碳的潮流。

img_9763small

上圖/ 成功縣農會輔導農民成立三個蔬菜產銷班,縮短食物里程、管控品質安全、提升老農收入

第二,農會輔導員會對農民進行田間指導,包括依據季節時令安排農民種植適合的蔬菜,供應農民使用合於規定的農業資材。從田間生產到收成,農會也會逐一管控蔬菜的品質與安全。邱欽聖說,農會平均每兩周就會針對蔬菜進行檢驗,若發現農藥殘留超過安全標準,除了不予收購與下架銷毀,也會到田間瞭解農民施種出了什麼問題,輔導改進。

第三,農會與農民契作種植校園午餐蔬菜,不但活化休耕農地,也提升老農的收入。邱欽聖說,鄉下老農一個月領7000元老農津貼,一分地一期領4500元休耕補助,但如果加入蔬菜產銷班,一個月至少可有兩萬元收入,農地面積大一點的,更可達到三、四萬元,若再加上老農津貼,生活已算優渥。加上老農們知道蔬菜是要種給自己或鄰居的孫子食用,栽培會更用心。

成功鎮農會供銷部主任邱欽聖表示,從辦理校園午餐的經驗當中,發現教育單位有許多問題,包括偏鄉國中小校園午餐的經費不足,沒有根據地區遠近考量交通運輸與物流成本;營養師對農業生產缺乏認識,開菜單缺乏管控食材成本的觀念等。此外,面對某些學校需索與不合理的成本轉嫁,都讓他曾有乾脆退出校園午餐供應的建議。

「要不是出於服務農民子弟的堅持,以及看到偏鄉弱勢家庭孩子的需求,面對校園午餐不合理的制度,農會早就退出了,」邱欽聖說,雖然校園午餐制度問題繁雜,但是若能好好改革,讓學校結合四健會的資源推廣「食農教育」,使孩子透過校園午餐的食物認識農業生產的過程與辛勞,校園午餐會是對教育、對農業有意義的希望工程。

 

古坑桂林國小  小朋友教校長的午餐事

當許多家長與師生用「有沒有焗烤」、「肉類多寡」、「有無炸雞薯條」等理由評價校園午餐好吃與否,雲林縣古坑鄉山區的「桂林國小」卻以一周吃四天蔬食午餐聞名。原本以請吃牛排做為獎勵孩子的校長簡三郎,因為小朋友「蔬食救地球」的一席話當頭棒喝,開始認識與推動有機農業。學校有機菜園也成為向社區傳遞蔬食教育與友善農業的觀念起點。

img_8757small

上圖/ 桂林國小校長簡三郎(左二)與師生、在地農友攜手推動「從蔬食開始」的環境教育希望工程

對雲林古坑桂林國小校長簡三郎來說,兩年前在校內公開場合與全體小朋友的對話,至今讓他印象深刻。當時他調任桂林國小擔任校長未久,為了鼓勵孩子好好記錄充實的寒假,興沖沖地對講台下全校六十名學童說:「寒假作業做得好的小朋友,校長請吃牛排!」

根據簡三郎的經驗,小朋友聽到要吃牛排,通常會手足舞蹈大聲叫好,沒想到台下一片靜默。過一會兒,開始有小朋友你一言、我一句答道:「校長,吃牛排不好,會破壞環境耶!」「我們要吃蔬食救地球!」

從事教育工作三十多年,從來都是簡三郎教孩子怎麼做,沒想到這是頭一遭被孩子教育。簡三郎不但沒有面露不悅,反而開始向師生學習認識蔬食與有機農業對健康與環境的好處。

從「蔬食」開始的環境教育希望工程

桂林國小所在地是在名聞遐邇的雲林古坑華山,除了擁有山巒起伏、潺潺野溪及翠竹參天的自然景觀,還有豐富的農產品種類,包括柳丁、柑橘、香蕉、梅子、咖啡與蜂蜜等等。學校為了響應雲林縣長蘇治芬推動「一校一坪有機菜園」的教育政策,因應季節輪種包心菜、玉米、韭菜花、萵苣、甘藍與香椿等蔬菜與植物。學校雖然很迷你,但在古道與老樹環繞下,小朋友貼近大自然與土地的機會遠比都市小孩多。

當國內許多縣市國中小開始將一周一次蔬食午餐列為政策進行推廣,桂林國小為何可以達到一周四次吃蔬食餐?甚至還可以贏得社區家長認同?從前任校長陳瑩聰四年多前開始推動蔬食,以及校內教師黃錦淑、李評貴、彭襄竫、洪榮宗等長期透過教育方式向孩子灌輸認識正確飲食的觀念,是這項校園食育的希望工程能夠持續至今的原因。

教師彭襄竫說,因為親人罹患癌症,十多年前她開始接觸蔬食,從參加福智文教基金會的課程,認識到食品加工背後有許多看不見的化學添加物正吞噬著我們的健康,而畜牧業生產背後也有許多對環境與人道的負面影響,不禁憂心現代流行的西方飲食習慣正影響著台灣下一代的健康。

尤其她記得三年前在課堂,看到孩子上課昏昏沉沉的,覺得要改善孩子的學習狀況與健康,就要從早餐著手。她為此將自己吃的蔬食早餐拍成照片,趁著親職講座時與學生家長分享,甚至帶著家長品嘗自己用全麥餅皮包著海苔片、苜蓿芽、南瓜子與葡萄乾的手捲,傳達健康的飲食觀念,家長品嘗後讚不絕口。

img_8713small

上圖/ 從校園午餐出發,孩子親手耕種的有機菜園是「綠色嘴巴革命」與「環境教育工程」的最佳實踐

「蔬食」非「素食」

桂林國小退休主任黃錦淑強調,一般人常誤把「素食」與「蔬食」劃上等號,事實上從飲食健康的觀點來看,素食用了許多加工製品,食品添加物非常多,反而有害健康,「蔬食」才是真正對健康與環境有益的飲食方式。黃錦淑為了推廣蔬食,在任時於校園內嘗試種植各式可入菜的花草與植物,還研究如何讓蔬食餐也可口好吃。

從前任校長陳瑩聰打下的基礎,以及現任校長簡三郎與教師們共同合作下,他們共同對外找資源協助,趁舉辦親子教育的機會邀請家醫科醫師、營養師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會的志工演講食品添加物的問題與蔬食的好處,學校還成立以蔬食為主題的實習餐廳「桂林我的家」。漸漸地,社區家長也開始接受蔬食的飲食觀念,「桂林我的家」校園蔬食餐也讓桂林國小獲選為全國創意遊學優等學校。

有機菜園  祖孫交流的心起點

除了在教室內推廣蔬食教育,有機菜園也成為小朋友進行戶外教學觀察,以及與農村長輩交流務農心得的最佳媒介。簡三郎說,談起如何種菜,老師們平常忙於教學,沒什麼務農經驗,但是菜要怎麼種,小朋友的阿公阿媽最清楚。

今年77歲高齡的許聯貴老先生的孫子就讀六年級,獲邀負責指導學校有機菜園的種植。某次師生種地瓜葉,種了好一陣子都不成功,請許老先生到現場指導,只見他不禁用台語唸了幾句「哪按ㄟ插哩」,就親自動手示範種地瓜葉的方式。原來,地瓜葉的葉藤扦插到土裡有一定的方向,若方向不對,地瓜長不出來。說也神奇,在許聯貴的指導下,重新種植的地瓜葉竟然成功了。

許聯貴除了指導種菜,為了解決有機菜園惱人的蟲害,研究出用菸草泡水噴灑在菜葉上驅蟲,甚至就地取才用檳榔葉鋪在土層上抑制雜草生長,節省成本。每當看到孫子輩的小朋友歡喜採收有機蔬菜,許聯貴都會露出滿意的微笑。

從2006年開始的一周一蔬食、2008年的一周兩蔬食、2009年的一周三蔬食到2010年的一周四蔬食,簡三郎表示,將來不但要朝一周五蔬食的目標邁進,還希望帶動桂林村朝向健康養生村邁進。他說,許多社區家長已經可以接受有機的理念,除了種植蔬菜不用農藥,種植柳丁與椪柑等果樹也減少農藥的使用量。

雖然是偏鄉小校,桂林國小推動蔬食教育的歷程證明,校園午餐不是每日索然的例行公事,而是可以富有教育內涵、親子互動與響應環保的綠色嘴巴革命。

 

參考資料:
ICLEI:A Guide to Cost-Effective Sustainable Public Procurement
Buy Fair - European public procurement guidelines for Fair Trade

校園午餐改革 從公民行動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灣道爾思 的頭像
台灣道爾思

社團法人台灣道爾思永續發展協會

台灣道爾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